繁體中文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欢迎访问 哥哥去 插插插综合网哥哥射高清影院_哥哥射! 可以分享到: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迷奸  »  什么味道都尝过

什么味道都尝过

录入: 时间:2017-10-02






我赤裸裸的躺在床上。心咚咚的跳着,周身发着高烧,这种高烧是性欲的冲动,性欲变成了高度的燃烧剂。天,他那阳物似乎是又壮了好些。握住阳物的右手心,在三角裤退去之后,就感到一股强烈的电流,迅快的通过右臂,进入心脏,又由心脏散布其它的地方,再凝聚在丹田中,冲向子宫。子宫因为热,燥,加上充了电,是颤栗还是收缩,我就无法分辨得出来。一霎时阴道,阴户也起着颤栗,其中还有着奇痒。



一个女子,在发育成熟之后,谁都思春,想到男女间性交的味道,而每个女子的反应迟与快也有不同,惠美同我几乎是同性相恋,我们曾谈些怪异的事情。



以往,我见公鸡压母鸡,或是狗的性交,都会觉到周身稣弱,子宫发热。但惠美见到,她并没有这些反应,除了心奇,想到一个异性之外,没有性上的冲动。



我对于性交上常常想像得太多,尤其一个处女,想像的更多,我常想初次性交一定包涵着酸,甜,苦,辣。这种想像立刻会实现,除非我跳起来,掴张华山两记耳光,那只好等待另外一个男子结婚时,才去体味开苞的味道。



可是,张华山把我挑逗得欲火难耐,假若我不是处女的话,那就会主动的要求他给我平熄欲火。我不能主动,处女的尊严与女性的虚假,使我忍受着,一切被动适应他,甚至于还要假装一番。



张华山几乎熬不住了。右腿猛然间,压在我的大腿上,疯狂的吻着我的额,眼,鼻,嘴,脖子,又弯着头吸吮我的奶子,右手在我阴部揉,摸,搓。那一片三角地带……女人的禁地,神奇地,美妙的地带,每一丝头发的空隙之处,都被他的手指触到,摸到,都留下了一股刺心的奇痒,天呀!又是甚么液体,热滚滚的流出了阴户。



“妹妹!”



“嗯!”我半张着眼瞄了他一眼。



“我要……”他有些冲动。



“你要甚么?”我装傻!



“……”他没有回答,立刻吻着我,像一头猛狮,把舌头伸入我的口腔。这时他整个身子已经压在我的身子上,他的粗硬的阳物直插在我两条大腿间,又恰好贴在阴部,我禁不住双臂圈着他的肩背。我悄悄的张开眼,看看他,那欲火冲得怖满红丝的眼睛,是令人心悸的,但是我是满足的,我从他的情绪看出,他是一个童男,同他性交,真可说是门当户对了。



“月妹!”



“嗯……”我低声着,只在喉管里动了一下,其实我已经被他男性的热力,烫的连话也说不出来。



“我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入……”



我是一个宝岛姑娘,这“入”字,我不懂,但我知道是我们台湾说那“干”

字。这句话太粗俗,但是非常有力,对一个即将性交的男女来说,越粗俗,越会体会出那性交的真实味道。



“……”我默然了,我右手推着他,我作着虚假的反抗。倘然不是惠美在身边,我会假装叫喊求援,甚至于我要警告他,用言语吓唬他。我直瞪瞪的盯着他,我知道我的目光中是包涵着甚么,我在心中骂他:“死鬼!该死的东西,没有勇气也没有眼色!”



“月妹,我……要入你……”他的脸又涨红了,更使我对他倾倒。



“啊!不……不……哥哥……”我装着!我稍一偏脸,突然见惠美倏然把眼闭起来,她已经看到我们了。我装着没有发觉,她的脸是红的,大概是羞红了的。



“惠美,小鬼!我要把你脱下水!一定要把你脱下水。你尝到滋味,才不会说我。”我暗中说着。张华山太傻了,我想他太忠厚了。他听我说了个“不”字,他仍不快干我。好像没有我的许可,他只好压在我身上,吻着,摸着……阳物插在我大腿间那紧张的阴部。



天啦!我是一个处女,我又不是他的未婚妻,我怎么能答应他呢,我叫着“哥哥”,不就是对他无言允许了吗?我光说“不”而不用力抵抗,不正是给他保证了吗?他这时用脚把我夹得紧紧的双腿分开,我微微的反抗着,终于他的膝盖落在床上,我的双腿成八字形分开,微曲着,但是仍然平放在床上,我的阴户仍然是一条细小的小缝。



那粗,硬,光秃的阳物,触到阴户。尤其那圆浑浑的龟头,和那翻起的肉楞子,一触到阴户,周身通过一条巨大的电流,痒稣稣的,真想憋声笑起来,我又不敢笑,其实也不能笑,我只是半闭着眼看着他。



他的臀部一上一下,龟头擦着阴户,除了奇痒之外,还有着钻心的炙热。这时,知道我默允了他,于是他把我的腿往上推起来,那么我的腿更分开了,脚掌平放在床上,膝盖向外微翻,他的臀部全夹在我的双膝间。



“哥哥……”我朦朦的叫着!其实我早已耐不住。



“月妹……我……”他应着。



他将右手移向我阴户处,整个身子死压在我的上体。我知道他要做甚么?这是我由处女进入少妇的一刹,我胆怯了,一股莫名的悲哀,迅快的袭向我的心头。



他那又粗,又硬,龟头光秃秃的阳物,滑腻如缎,已向阴户对准,我立刻伸出左手,极快握住他的阳物。我的天,那怪东西,较初次摸着更长,也更粗壮。



“妹妹,你……”他愕然。



“我怕……”



“怕痛……”



我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内心十分矛盾,但是欲火烧得我忘去了一切,忘去了压在我身上的人,是一个陌生的人,我不了解他,正如他不了解我一样,一切都暴露在他的眼前,我的周身,没有一处不都接触他的肉体了吗?我不知是喜悦,恐惧,悲伤,凄苦,我觉得我的眼痒丝丝的。立刻我的眼泪涌出来。他……陌生的男人把我的眼泪吸吮了。



“妹,你让我把鸡巴放在你那门口吧……”我没有理会他。



握着阳物的手心,发觉烫,他用手夺下了他的阳物,又触到了阴户。该死的东西,我相信他,只是放在那里,那知道,他刚一触到我更柔腻而敏感的阴户,他拱起他的粗臀向下一落,“滋”的一声,那粗圆龟头,插进一半。



“唉唷……哥哥!”我低声的叫着。转眼一看,惠美张大眼睛,看着我,我突然停住呼叫,只怕使惠美引起了恐惧,事情就不好办!



龟头粗壮,阴茎硬似钢棍,只是龟头的一半,已有些痛刺肺腑,我咬着牙,夹紧腿,双手撑着他的臀部。阴户的感觉是这样的:他向下插去时,觉到阴户的细肉撕裂了。一丝丝的痛,像千万支针尖同时刺着阴户,周身发颤,一切欲火,在这一刹平熄了。这种刺痛,我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,觉到阴户有粘的东西,溢了出来,沿着尾沟,流在床上。



我知是血!是血!天呀,我从此再也不是处女了,永远告别了纯洁的处女美好的天堂,我斜瞄惠美,她张眼望着我,大概她惊于我脸部的痛苦表情。我极力平静自己,不让她看出一点破绽出来。



张华山身型高大,身体壮实如牛,我托着他臀部的双手,有些酸酸的,就在略一瘫弱间,死鬼,屁股一用力,我的天,一个大龟头钻进阴户,向里猛然的,迅快的插了进去。



我已无反抗力量,阴户仍然痛得我发颤,窗外的风吹得窗户一般的发抖。我伸手一摸,天,他那七寸多长的阳茎,已进入三分之二,还有一分,上面血管条条暴起来。那我细小,而圣洁的阴道,被他那粗硬的东西胀满,我连气也透不出来,何况在他入进去的时候,上身压得我更紧。



他双腿向前一缩,我的双条玉腿,被他的臀部撑了起来,我的屁股向上激激的翘着,我整个的阴部朝着上方,成了平面,这时,他的双臂立刻压在我那两条光滑的大腿,他猛力的把那三分之一的阳茎送进了阴户,我那子宫与阴道的接合处恰好套在他的肉楞子后沟上。



阴户仍然火辣辣的痛,仍然像千万支绣花针在点刺着。觉得血还没有止,他的东西太粗了,整整阴户与阴道被他的阳物胀得满满的。说真的,我这时没有舒服的感觉,只有痛苦与悔恨。他,这个陌生的男人似乎很愉快,他神秘的笑着,眼睛明朗了些,但是欲火仍然很炙,烧着他的五腑六脏。



“哥哥,我……”



“愉快吗?”



“痛!除了……”我在心中叫着。我斜眼看睡在左手的惠美,她立刻半闭着双眼,脸是红喷喷的,被欲火烧红了,还是被羞红了。我不知道。



“不久,你会愉快的!”



“骗鬼!”我在暗自骂着,我没有表示意见,张开眼看着他。



这时,他慢慢的抽出那七寸长的阳具。子宫感到空虚起来,这种空虚令我反而难受。我双手向他屁股一压,那阳具滋的一声,又深入子宫,那子宫与阴道接口处,被他大龟头一撑,周身便是一阵麻,立刻发烧,阴户处女膜破裂的痛苦,虽然继续着没有感轻,但是已不感到重要了。



早已不清白了,还讲甚么害臊!处女膜既然被他那大鸡巴刺破了,还有甚么值得惋惜。他猛力的抽送了两下,哎呀,虽然破裂处疼痛,可是却舒服得要命,首先阴户中由奇痒,变成颤抖。子宫收缩着,遍体又是一阵阵稣麻。



“哥哥,你抽送嘛?我不怕痛了!”我低声说。



“妹妹,我知道你会要我抽送的干嘛!”



于是,他吻着我,下面却徐徐抽出,到了阴户,便猛力的插入。他那粗壮的阳具又粗壮了,硬朗朗的。



“哎哟!哥哥,我受不了啦!里面痒死了!哎哟,我的好哥哥,我的好哥哥,是甚么东西流出来!喔!”我低声叫着,我不知道为甚么要叫!天,我叫着才觉得愉快!才够味道,遍体舒适。



淫水流出来!阴道原就火辣辣,阴户隐隐刺痛,此刻便不火辣,刺痛了。他抽送了两下,又停下来,天呀,我真耐不住了,欲火这时真炙旺起来,周身血液沸腾,我把他抱得更紧,我主动的把我的香舌伸入他的口中,我拨着,撩着。



此刻,他的阳具被淫水一泡,粗壮吓人,他那龟头翻着的肉楞子,把子宫口紧紧的堵塞着。淫水不住流着,流着,周身像要跳起来,飘起来。他,故意使我难受,显然他精力充沛,欲火正炙,大鸡巴的威风未灭,可是偏生不抽送。



“死鬼!你不抽送,我难受死了!”



“你别急嘛!”



他小子真有两手,开始缓缓抽出,又缓缓的送进,约十多下,他的速度快了些。每次抽送,我遍体起着莫名的颤动,每一次颤动,觉得是一种人生最大的享受。抽动越来越快,我的臀部向上迎着他的下落之势,每当阳具进入子宫,便顶得紧紧的。



淫水,像江河决堤般泻落,滑腻,显润,处女膜的裂伤一点痛苦也没有,因为我周身稣麻。我正陷全身痒麻中,那痛苦自然感不出。一阵疯狂的猛抽急送,天呀,我的子宫又发生奇异的感觉,不知道是甚么东西由子宫涌出,比淫水要浓,以后才知道那是女人的阴精。



阴精丢了之后,我瘫痪了,飘飘欲仙,我的眼皮有些松弛了。双臂连半分力量也没有。他这时又变抽送为揉磨,他紧紧压着我,大鸡巴插在小穴里,他的屁股旋动,缓缓的旋动着,阴毛互磨着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这种味道更是一番享受,不知如何来形容。继续了五六分钟,他又抽送起来。



这时,他的双手撑着他的上身,阴部更容易活动,抽得猛,送得凶,我的欲火又被挑逗起来,我迎着地的抽送,发出“卜唧卜唧”的声音,简直有声有色。



他弯下头,吮着我的奶子,我揉擦着他那结实的肩背。



“哥哥!我的好哥哥,命根子,我爱死了!我美死了。我永远不想甚么,只要你这粗大的家伙!”我用着媚人的浪声,凄迷的,无力的叫着。



我知道这种叫喊,要挑起惠美的欲火,使她也享受人生无边的风情与性交的美味。伸出右手,向惠美的奶子捏了一把,她浑身一颤,我又去摸她的阴阜,天呀,她的三角裤也都显了。她一把抓着我摸阴阜的手,捏着我的纤掌。



我瞄了她一眼,她忙的闭着眼,脸上飞起一片红霞。小鬼,你还装正经!我暗骂她。哎呀,他抽送得妙极了,快一阵,慢一阵,我不知道他是否舒适,而我感到太舒服了。因为我知道惠美已不反对我同张华山的干穴行为,所以,我感到非要大声叫,才更有趣。幸好外面台风正酣,谁也不会听得到。



“哥哥,我美死了!唷,不得了,那浓水又……”







我叫得厉害,他抽送得更厉害。



“妹妹,我要入得你讨饶,我一定要你美死才罢休!”他低声说着,伸手向惠美的奶子捏了一把。



“死鬼!你……”惠美破口骂起来。



“妹妹我美死了!妹妹我简直说不出来。”我用言语挑逗她,使她的春情勃然。

“小鬼,好,你骂我,我会要你叫我哥哥……”张华山说着又伸手去捏惠美的奶子,听到一声清脆耳刮子声,我张眼一看,惠美已然坐了起来,我知道她打了张华山的耳刮子。



我内心卜然一跳,生怕事情闹僵了。惠美倘然不愿意,她一定把我看成一个没有廉耻的女人。这情景十分尴尬,而且使我的欲火突然减去一半。张华山被掴一耳光,一点也不生气,惠美并没有立刻跳下床,喊叫求援,只是怒容满面的看着我们。可是,猛然我想到惠美原是假正经,她是一个处女,像我一样有着自尊心,但是为甚么不假装着熟睡呢?



“哥哥,入快些嘛!我真是美死了!哎唷!哎唷又流了,流了,天,流了。”

惠美瞪着眼,看着我。



猛然间,张华山大鸡巴跳动起来,他一下插到花心,顶得紧紧的,子宫中一阵滚烫的雨点,像喷出的滚水,射向子宫壁。天呀,是啥东西!那是甚么东西啊!



滚烫的雨点,击打在子宫壁上,烧得我周身稣稣麻麻。



“哥哥!你尿水了!哥哥!怎么得了!怎么得了!唷,你尿水更美死我了!

天……”



“月妹!不是水呀,我的好妹妹,那是精!是我们男人的精。我丢精了!妹妹我们丢精时最是痛快。”通体沉没在稣麻中!我自信我的体格强壮,但是他泄了精,我真的整个瘫痪了。头昏欲睡,他紧压着我,我把他搂着。



“哥哥!哥哥!”



“嗯!”他回答,“你舒服吗?”



我点了点头,惠美猛的倒在床上。脸朝里。张华山的阳具射出精之后,仍然是硬朗朗的,威力不衰。他笑着,盯着我,那般的媚人。我希望他永远这般压着我。不久,他把鸡巴拔了出来。我感到空虚了。一阵麻稣稣过去之后,我有些悲哀了,但我永远再没有这种悲哀了,因为我变成妇人,变成花开的艳妇了!



张华山由我身上滚向床里,滚在我与惠美的中间。我稍微闭了下眼,回味着干穴的事,我的春心又荡然,遍体又是一阵稣麻。天呀,难道我贪餍不足吗!难道我真的由圣洁处女,开过苞之后,变成了一个淫妇吗?



突然,听到“嘶”的一声。我一骇,忙的爬起来。张华山把惠美的奶罩撕破了。惠美吓的坐起来,一脸怒容,发着苍白色,那水汪汪的眼睛,已见濡濡泪光。



她的奶罩已撕开,她用双手抚着两个雪白如馒的奶头。



说真的,惠美比我美,虽然我稍微黑一些,她白得周身透亮,烛光昏暗,并隐没不了她的美艳,她的奶,一定比我的更好揉摸。我向张华山的下体看,天,那鸡巴真大,硬朗朗的,龟头透着赭红色,发亮,肉楞翻着像鸭蛋,更是诱人欲醉。



他见惠美坐了起来,于是也坐了起来,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他们。我希望惠美就范,虽然这是自私的想法,但是我也希望她真能尝到这种美味,我也好站在第三者立场,看一看他们的性交,或者我握着张华山的大鸡巴向惠美的小穴中塞。



“妹妹!”我移到惠美身边。她不理我,只是瞟了我一眼,那是责备我,可耻我的一视。但是,我只有忍受,知道她是出于至诚,不自禁内心万分难受,我的脸红了。“我错了吗?我失足了吗?”我暗叫着。



张华山坐起来之后,一直带着男性美的笑的笑靥看着她。



“你看看,又笑着,是甚么意思!”惠美小嘴一嘟,水汪汪眼睛一瞪,雌风凛凛。



“我看你太美,我笑你太傻!”张华山说。



“呸!”惠美使起性子,“你要怎么样!”



“我要干你的鸡歪!”张华山把穴用台湾话叫出来。



“呸!不要脸!不要脸!”她叫着。



“哎呀!好妹妹!你……”我搂着她。



“都是你!都是你!不在台中耽误,怎会被他……”



“好妹妹,我已破瓜了!我被他干了!妙极了,妹妹,你也不要固执好吗?

你看他那鸡巴,多粗,多大,你一定……”我用话勾引她的性欲,使她能接受,因为她也破了瓜岂非与我一样。她好像软化了一些,但是她仍然怒气冲冲。张华山一对淫目,欲火正炙,向惠美上上下下看着,尤其目光落在惠美玉琢般的大腿上,他很久没有离开。



惠美娇躯向我怀中一倒,低泣起来。



“妹妹……”



“我怕!姊姊!我……”她呜咽着。



我这时突然感到一股寒意袭向心头,觉得阴户隐隐作痛,有种冷阴阴的东西向外淌着,那是他的精液。精液淌着,子宫,阴道,阴户有种痒稣现象。



“妹妹!你怕甚么?”



“那是很痛的!”她仰着脸看我。



我又忘去了一切,伸手抚着她的头发,揉着她的香肩,摸着她的手,甚至于我的纤指触到她的奶子,我在她耳边说道:“妹妹,处女初次都会痛的,但是只是一阵子,你会被大鸡巴抽送时的味道占据一切。”



张华山听她说怕痛,这个色鬼,猛然把手一抄,她便抱在怀中,惠美大吃了一惊,脸色立刻变得红,马上又成了苍白色,倏然又转成红色,她在吃惊之后,一掌又打在张华山的脸上,身子扭着,反抗着。



“我要叫!”惠美威胁着。



“我不怕!风雨这般大!”张华山嘻皮笑脸的说。



“妹妹!”我真吃惊她会叫喊。



“快放开我!快放开我!我要叫喊!”她反抗着,张华山把她搂得更紧,她的臀部恰好坐在他的阳具之上。惠美用雪白的纤掌,向张华山的胸脯擂着。



“我知道你不会叫,也不敢叫!”



“我一定要叫喊!你会永远见不得人!我不管,你要强奸我!”



“哈哈!”张华山大笑起来,“小穴,我一定要你告饶,你与月妹不同个性。

我的小妹子,小小妹子!”



“妹妹……”我唤着她。然而,她反抗着,张华山像泰山一般的稳。他是用左手搂着惠美,那张结实而大的手掌,恰好落在惠美的奶子上。他一把捏住她的奶子,揉着,捏着,右手紧紧的搂着惠美的肥臀,贴在她小腹上。



“嘶!”天!张华山把惠美三角裤撕碎了,那嫩白的小腹,那阴阜上的黑茸茸阴毛林,透着雪白的皮肤,一刹间,惠美用左手把三角地带捂住。



“该死,你是流氓,你是色鬼,你是厉鬼!”惠美破口骂着,十分刺耳,我知道这是她的个性,不用替她耽忧。可是,她骂着,眼泪也淌了出来。



“我要把你鸡歪干烂,小穴!小穴要你求饶!”张华山也反唇相骂,惠美当然更气。



“不要……”惠美刚讲出这句话,张华山头一低,便把他的嘴压在惠美的嘴上,惠美摆着头,反抗着,叫着,但是叫的声音并不高,也不强大,就是声音再高屋外面不会有人听到。他的嘴橛着,向她的唇追着。



片刻后,他放弃了嘴唇,向她的额!脸!鼻子!耳朵吻着,轻轻的咬着,然后移向惠美的脖子!稣胸,最后落在她的右奶上。他猛然吸到惠美硬的奶头嘴。



“我怕!姊姊!”惠美叫着。



“妹妹!你耐着性子,一阵疼之后你就会舒服了。”我伸手摸着她的脸颊,安慰她,也是给她勇气。



“姊姊!他那么大……”



“妹妹!你不应该怕呀,女人是不怕粗!壮!硬!长啊!妹妹。这是女人们最理想的鸡巴!”我知道惠美已心动了,她是浪着,也是挑情的一种,但是!这位自小同我一块长大的闺友,往往是假惺惺的,会做作,我相信张华山同我性交时,她不春心动荡?那情景就是铁石心肠的女子,也会心动的。



“小穴,你真怕吗?你这小穴真会说谎!”张华山吸吮的够了,移开嘴!说着,把惠美推开,滚到床上,惠美一愕,落下一串泪来。



“谁说谎啰!”惠美叫着。



“你!就是你!小穴!小穴痒得难耐,你要我入,我偏不入你,我鸡巴硬朗朗的,还是入月妹妹。”说着他把我抱起来,搂在他怀,我挣扎着,他右手揉捏我奶子,疯狂的吻我。



“哇!”惠美扑在床上,屁股翘着,三角裤早已脱落了,她迳回孤独的啜泣,十分伤心。张华山真不知道怜香惜玉,人家那般的哭,他无动于衷,却一迳的玩弄着我,吻!揉,甚至于又把手伸到我的阴阜去触摸。



我滚倒在他怀中,右手拦着他的腰,粗硬的鸡巴恰好被我两片屁股夹着,龟头又偏偏顶在我那粉红色的肉核上,痒稣稣的。在他吸吮我奶子时,我向惠美翘起的屁股看去,赭红色肛门下,露出一条粉红色的嫩肉,那穴上面淫水发亮,阴毛是卷曲的,粉红色的肉核也看得十分清楚。



死鬼给我一阵揉摸之后,我的欲火又烧燃起来,心中十分烦燥,子宫颤着,阴户流着淫水,我真想要他插进去,入个痛快。但是我不能那样做。至少!我这一份享受,要给予惠美。



“哥哥你还是入入惠美吧!”我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。



“你怕我不想是吗?”



“是的!好哥哥,我愿意你去入她,她的穴一定好入,使你更舒服。你太狠心,使她失望。”我要求他。



“月妹妹!她的个性不像你,等一会,你就可以知道。我一定使她痛快,我有方法对付,叫她尝尝更多苦头,好妹妹!你是会享受,你很温柔,但是你不容易冲动,惠美容易冲动,她性子急燥,我一定有办法。我把鸡巴插进穴中,好吗?”



“哥哥!我反正是你的了,你爱怎么插进去,都可以,哥哥!你还是慢慢的啊!我只怕受不了!”说着!



我便吻他的胸脯。他把我左腿往外一推,向上一撑,我的阴户张开了,我一吸小腹,屁股向上一抬,他的大鸡巴斜着插进阴户,我的天啦!这真够我受的,痛!痛!比初次还要痛。



在一阵淫水流过之后,阴户发涩,阴道缩小,他又是斜着进去,加上新破裂的处女膜更是痛得我禁不住唷一声,遍体汗毛一颤,冒一些汗来。



“妹妹!痛吗?”他看出我。



“比初次要更痛!”



“我会用这种方法对付惠美!”他得意的说道。



“你太残忍了!哥哥!你一定要像初次待我一样待她!”我又要求着,怕他把惠美入狠了,小鬼怪可怜的。



“不!妹妹!叫她吃苦头,然后使她舒服,她才心悦诚服。等一会你瞧吧!”

他洋洋得意,好像一只胜利后的一雄鸡。



“哥哥!”我向惠美的阴户,嘟嘟嘴,“你看她那玩艺儿太小了!惠美个儿也小,不当心,会入出事来。”



“妹妹!你的也很小呀!哥这鸡巴是够大的了。你是需要调情,和风细雨,慢慢抽抽送送,你会舒服。太猛!你会感到可怕。因为你个性很温柔。惠美,她可就不同了。”他揉着我的奶子,像个老学究,接着把他的大鸡巴呼的抽出来,只流下龟头在阴户中。



“哥哥!快插进去嘛!”我低声叫着。



“你!我的好妹妹!”他沉吟了下说。话还未说完,便徐徐的把鸡巴送进去,一连来了三五次,我的淫水流出来。



“哥!你说惠美怎么不同?”我奇怪的问。



“她!这浪穴,个性强,要用和风细雨,她会觉得不刺激,不够味道,要是用狂风暴雨的方式,给她开苞时,就以雷霆万钧之势,”滋“的一声入进去,然后,猛烈的抽送个三两百下,妹妹你猜猜,她比你还叫得凶,骂得粗,嚎得残。



那样她才刺激!”



哎呀,他是一个老手嘛!我一点都没看出来。“你很老练,想来玩了很多女人,是不是?”我屁股晃动着,有些吃飞醋,也就红着脸。



“你以为我玩了很多女人?”他微微的笑着,“那你就猜错了。其实,月妹,我是第一次接触的女人。在车站,你看了我一眼,我便知道你很温柔。”



“屁!瞎吹!”我撇撇嘴。



“你不信,我也没法!”我闪闪眼,他又抽送了三两下,“老实说我是从书本上看来的。我看了很多淫书,所以知道如何调情。像你这个性,如不是心愿,就难对付。惠美可不是,她在不愿意时,只要大鸡巴一插进去,她就不会假惺惺了。”



“那么说,你还是童子了?”



“真的!月妹妹我真没有入过任何一个女人,在我入你以前!我想你会相信我的,是不是?”



稍一停顿,张华山闪电般吻了我,便把他大鸡巴拔了出来。我真恨他,在我的阴户要流出阴精时,他却把大鸡巴拔了出来。拔出阳具之后,将我推向一边。



张华山贪婪的双眼,落在惠美的裸体上,肥臀上。



忽然,张华山一扳惠美臀部,使她仰躺着。他的动作极快,惠美来不及闪避,张华山已然压着她的上身。惠美用出吃奶的力气,推着他,不推倒还好,她这一推,张华山用右足一拨惠美的双腿,她的双腿分开了。惠美忍不住又骂叫起来,用拳头击着他的背。“天杀的你真要……嗯!”



“我要入你个痛快……”说罢,右臂一挽,把惠美圆浑浑屁股撑了起来,惠美仍然大骂着,张华山一点都不生气。就在这当口,张华山的大鸡巴,将对准了惠美的阴户猛力的插了进去,只听“滋”的东西,大鸡巴将已然插入阴户。



“我的母啊!”惠美凄厉叫着,张华山屁股向下又是一阵急落,他的阳茎,整个插进惠美的阴户中。“浪穴,我要把你入的叫亲哥哥!”



“唷!”惠美个性倔强,用手抓着,用手咬着,上身摆动着。我偷眼向惠美下体看去,张华山用阳物把她的阴户塞的鼓鼓的,血泊泊的沿着她的肛门,落在床上。



“天杀的!死鬼!你……”张华山笑着,惠美骂着,而且用嘴咬他的右肩,满脸泪痕,粉白的脸,这时变得红如柿子。我不知道该不该同情惠美,或许惠美的“穴”太窄的关系,或许她愿意的反抗着,咬着,抓着,但是我知道惠美十分痛苦,她的额上冒出芝麻大小汗珠,鼻上也有汗珠。



“小穴,要你叫亲哥哥!”



“不叫,死鬼!”



“叫,快叫亲哥哥!”张华山接着双手按着惠美的双臂,上身抬起来。惠美反抗着,头摆动,臀部也在蠕动,张华山见她仍然不叫,也不生气,他的屁股一抬,那阳物拔了出来,阳茎上沾着血。他用龟头在她的阴户,阴唇,肉核上擦着,顶着,猛烈地,凶狠地。



“唷!真该死的鬼,你……”



“叫哥哥,我便插进去,快叫,我会让你舒服!”



“不叫,死鬼,我就是不叫!”惠美此刻气焰减低不少。她在张华山拔出之后,感到子宫空虚,或是因为他的顶,擦,使她周身轻软稣麻。张华山真有耐性,他一直这样,约在三两分钟,惠美又叫了起来,显然是受不了他这种擦磨。“要入,你就入!”



“小穴,浪穴,你不叫亲哥哥,我是要继续到一个小时,叫!叫!快叫!”

张华山也吼着。事情非常的僵,我原坐在他们旁边,见他的大鸡巴顶向惠美阴户的时后,我一捺他的屁股,“滋”的一声,又插进了惠美的穴里。



“哎唷!痛!”



“小穴,你叫痛了!嗯,快叫亲哥哥!”



惠美仍然不喊他亲哥哥,张华山这时,猛的抽送起来,像狂风暴雨一样,大概有三五分钟,惠美轻哼着,淫水与血水向外流着,他反而又拔出大鸡巴,放在阴阜上。大鸡巴上满是血与淫水。



他上身猛的压在她的胸脯上,去吸吮她的乳头,惠美雪白的肌肤在微微的颤动。这该死的男人,他真能调情,只见他用阳茎贴着惠美的阴阜,上下的磨擦着,不说惠美受不了,就是坐在他们一侧的我也觉得浑身稣痒难耐。一阵调情,只见惠美的雪白肌肤颤的更厉害。



“小穴,叫不叫?快叫!”



“不叫,不叫!”惠美反抗着。张华山立刻把那粗,硬的鸡巴,滋的一声,送进惠美的穴中,她哼了一声,他便抽送起来。这一阵猛烈抽送,我的淫水,又淌了出来,一股一股的沿着屁股沟,流向床上,我禁不住,伸手去握他的鸡巴,滑腻万分,小穴淫水如潮,她连叫也不叫。我摸张华山粗,硬的东西,穴奇痒难耐,欲火旺炙。



“哥哥!”我叫起张华山来。



“小穴,你叫不叫!”张华山没有理我,又要惠美叫,而且把阳物抽离阴户,龟头仍然陷在惠美的穴里。惠美这时再也忍不住了,抽出手,把张华山搂住,搂得那么紧。她臀部向上迎他的鸡巴。



张华山见惠美已经屈服了,反滚下她的身子。“小穴,浪穴,我要你来求我!”

惠美此刻完全屈服,她翻身压在张华山身上,去吻张华山的脸,嘴,胸脯。

她被欲火热得昏了。“好哥哥!好哥哥!我叫你!叫你嘛。”



张华山又将惠美一掌推开,她一楞,又扑在他的胸脯上,吻着那结实的胸脯,她的两腿张开着,骑在张华山的胯间。她那阴阜,全部迎向我,被我看得清清楚楚。她的皮肤原就雪白,阴毛处其白发青,阴唇充满血与女性荷尔蒙,是桃红色,亮晶晶的,那条小缝,水潺潺的,颤抖着。



“好哥哥,你入妹妹的小穴吧?我受不了!唷,好哥哥,我的大鸡巴哥哥,你……”



张华山一掌又将她拨倒在床上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骑在她身上,他的阳物更加的粗,硬,龟头像鸡蛋。“小浪穴,服吗?”



“好哥哥,我服了!我的小穴痒死了!唷!好哥哥,快点入进妹妹的小穴!

哥哥,我的好哥哥!”



“我的小贱货,哥哥真喜欢你的小浪穴!”他说“喜欢”两个字,我内心起了绝大的反感,难道我的穴没有惠美的好吗?心中真的酸溜溜的,我不知道恨张华山还是惠美。



“好哥哥,你快一点吗!妹妹真受不了啦!”“卜唧”一声,那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中。“哎唷,我的好哥哥!小穴痒死了!痒,你狠命的入吧,妹妹不痛了。唷,我的好哥哥,你抽送嘛!”



张华山果然抽送起来,那种如狼似虎的样子,我的淫水又出来了!天,出得太多了,真要命。他抽送得越来越猛,“卜唧!”“卜唧!”很有节奏。小浪穴轻哼小呼,两眼时闭时张,紧紧的搂着张华山的腰,小穴还不停的随着落下之势迎送着。



“月姊,真美死了!我真不知道这般的美妙!天呀,是甚么流出来,唷,我,真美,受不了啦!哥哥,唷!”



她叫得震天价响,以后,我才知道这是叫床。我真正受不了欲火上升,我用手指拨我的小穴,拨着,挖着,处女膜还是隐隐发痛,但是我不管那些,仍然不停的挖着,揉着肉核,我俯脸看小穴,要比惠美的好看,阴唇鼓胀得发亮。“卜唧卜唧!”张华山仍然不停的入着。



“哥哥!好哥哥,你真好,我受不了就是,死了,也是高兴的!我的亲哥哥,你真的征服了我!”



“我真的想咬你两口!妹妹,你一定流了很多水,我还不曾泻精!你的小,真好入!真是一个小浪穴呢!”说罢,又疯狂的吻她,吸吮她的乳头。



“妹妹,我的小穴妹妹,你真好!你真是个好女人!”他们这样互相的推崇,我的内心被酸,辣,苦,充沛着,泛滥着,像暴风雨后的河流。刚才,张华山入我的时候,我想叫,但是不敢叫,恐怕惊醒惠美,现在惠美叫得真浪,她的感觉是甚么?



是不是比我还感到舒服,痛快!惠美初时,那么正经,这时又这般浪,浪到死。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,张华山屁股向下猛力一压。“好妹妹,把我搂紧,越紧越好,我要泄了!”



“好哥哥,你泄吧!妹妹已舒服死了!”但见他们周身颤栗,紧紧的搂着,惠美的双眼闭着,哼着,嘴角挂着一抹香甜的笑。



过了六七分钟,张华山才滚在一侧,向我神秘的一笑,我主动的搂着他,我们又吻起来。很久,他疲乏了,鼻声如雷,我推他,他光说着呓语。我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窗外风雨更大更急。怎的也无法入睡。



我摸张华山的阳物,小得可笑,软塌塌的,发涩,我内心空虚的厉害。我伸手去摸惠美的阴阜,她的阴唇松弛了,好像一张皮。我轻轻的揉摸着,立刻又充了血,胀鼓鼓的,使我想到他们疯狂的一幕,我的淫水又流了出。



这时情不自禁又搂着张华山,吻着他,玩弄他的阳物,怎么也不见发威!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天,我只有忍受着,渐渐,我睡着了。外面的风雨正紧,我们都疲劳了,一切像死了一样。



当我张开眼,窗外已透进一片晨光。风雨停住了,天也大亮。我忙的穿好衣服,把惠美推醒,张华山也醒了,他伸了个懒腰,翻身又抱着惠美,他们又亲热了一阵,他再也硬不起来,两人才穿好衣服。



我们出了房门,到了旅社外面,狂风暴雨袭击后的街道,十分萧条。我们到了车站,南下车已通行,同张华山又谈了一阵。怕他到了嘉义再麻烦我们,惠美捏了我的手,我也了解,便没有告诉他真实地址。



“月姊!”惠美悄悄说,“下身痛的很!入的太狠了!”



我咬耳说,“我也有些痛!”彼此交换了一个会心微笑。



那知道嘉义之后,我与惠美,难安于室,也无心向学。结果,两人几经商议,决定离家出走,我们开始当酒女。我们仍然是同性相恋,同时与一个男人在一块性交。这样日子,是绮丽的,也是淫乱的,甚么花样都有,甚么味道都尝过。







操老师影院,传奇色影视,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,伊人成人影院
分享
    影视资讯来自[ www.hongbaosen.com-哥哥去 插插插综合网哥哥射高清影院_哥哥射、高清电影观看站 ],如果您需要观看资讯中的影片,请访问哥哥去 插插插综合网哥哥射高清影院_哥哥射使用搜索功能进行查找。 全球华人网友影视爱好者的最爱!请一定收藏哦!

最近更新影视电影

最佳影视人气排行榜

点击查看最新更新影片